九十九w

招待不周!

所谓面基。

想知道雷安圈有没有帝都的小伙伴啊……感觉太太们都在深圳那边嘤嘤嘤(ಥ_ಥ)
占tag抱歉。

【雷安雷】extremely loud , incredibly close(2)

第二章
  卡茨沃音乐学院有500年的历史,悠久的历史使得这里的环境与四周的现代建筑有些格格不入,雷狮在刚刚入学时还吐槽过学校最古老的音乐厅,他理了理衣角,走进音乐厅的大门。

  穿过音乐厅,排练室就在走廊的尽头,雷狮还没走到门前,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小提琴声。

  是安迷修。雷狮想。

  第一次听到安迷修的演奏还是在学校的艺术节上,不过那时安迷修并不是在灯火辉煌的音乐厅里演奏的,而是在学校的后花园里。

  雷狮至今记得他演奏的那首曲子《梦幻曲》,那是一首柔和抒情的曲子,充满了浪漫和诗意,安迷修拉的很好,情感很饱满,音色圆润而且富有感染力。在午后的阳光中,安迷修整个人被温暖柔和的光包围着,他棕色的发梢微微翘起,背挺得笔直,他运弓灵巧且不失优雅,按弦的手左右滑动着,悠扬的琴声充满了整个后花园。

  雷实承认自己那个时候确实被安迷修震撼到了,虽然他听过《梦幻曲》的很多不同版本,并且也曾用小号演奏过这首曲子,但这是雷狮第一次听到有人能把这首曲子演绎得情感这么饱满,曲子独有的童真浪漫气息被安迷修演奏得淋漓尽致,那一刻雷狮觉得自己都要沉浸于安迷修的音乐世界了。

  一曲结束安迷修习惯性地向四周鞠躬,就在这时他看到了站在花园口的雷狮,一瞬间一种羞耻的感觉充斥了安迷修的全身,他咬了咬下嘴唇,“同学,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安迷修看着这个听到自己演奏的人,他带着一条印着星星的头巾,黑色的短发凌乱的翘着,卫衣穿的歪歪扭扭却有一种帅气的感觉。最令安迷修惊讶的是对方明明是男生,却有一双漂亮的紫色眸子,里面清澈透亮,在阳光下闪烁着亮点,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沉迷于其中。
  这时对方的视线对上了自己,安迷修突然有些慌乱,但对方露出了一个笑,不是客套的微笑,是很真挚的那种笑,他嘴角上扬的弧度让人很舒适,但这个笑其中的内容安迷修并没有理解,是对自己的鼓励还其他的什么,安迷修不怎么清楚,不过这确乎是安迷修第一次见到雷狮的笑,也是他第一次见到雷狮真正的笑容,和之后他见到雷狮的那种桀骜不驯的笑不一样。

  “我刚好路过,听到琴声就过来了。不过你的演奏很不错嘛,《梦幻曲》难度不高,但曲子就胜在表达情感,你表达的很有感染力。”雷狮思考了一下后回答了安迷修的问题,顺便评论了一下他的演奏,虽然雷狮不太善于评论别人的演奏,但是安迷修的演奏确乎是给了他很大的震撼,这是他发自内心的感受。

  “谢谢。”安迷修认为对方的评价很中肯,应该是了解过这首曲子,并且对演奏有一定的技巧,“请问你是乐团的?”

  雷狮听到这个问题后内心忍不住想吐槽对方的智商,这不明摆着的事实么?自己要不是乐团的,能停下来听完他的演奏还给他评价么?

  “是啊,小号手雷狮。你也是吧?”雷狮率先做了自我介绍。雷狮觉得对方肯定也是乐团的,只不过因为是弦乐团所以之前没见过面罢了。

  听到“雷狮”这个名字后,安迷修心里一惊,原来这就是学校里常提到的“雷狮乐队”里的那个雷狮,听说他父亲掌管着“雷氏集团”,雷狮当时是离家出走放弃继承权来音乐学院的。

  想到这里安迷修觉得雷狮可能是个真的很热爱音乐的人,于是他点了点头,回答道:“小提琴手安迷修。”

  这就是两个人认识的经历,后来发生了什么雷狮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后来两个人就变得熟络起来,从刚开始的客套到现在的百无禁忌,两个人在不断的接触中了解着对方的演奏风格和性格,当然这期间少不了摩擦,不过安迷修倒还算好脾气,经常包容雷狮,甚至有的时候还会跟雷狮和他的乐队一起搞事,虽然结局一般都是老师看安迷修平时较好的表现才原谅他们一帮人。

  就在雷狮回忆着两个人的故事时,安迷修从排练房里拉开了门,看着雷狮在外面靠着发呆,忍不住推了他一把,“恶党你站在门外干嘛呢?”

  雷狮被吓了一跳,立刻回过了神,用不满的眼神看了一眼安迷修,“白痴骑士你还是刚认识的时候人好啊。”雷狮吐槽了一句,接着拎起乐器盒走进了排练室。

  安迷修跟在他后面进来,听到雷狮的这句话,安迷修忍不住也想吐槽一下雷狮,“恶党我刚认识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个好人,没想到,啧啧啧,认识了之后才发现你有多恶劣。”

  雷狮白了他一眼,打开乐器盒拿出了自己的小号,简单调了一下音准后,雷狮转头问正在看谱子的安迷修:“对了安迷修你选曲是什么啊?”

  “《帕格尼尼第24号随想曲》。”安迷修没有抬头,他努力地想从音符中看透作者想要表达的感情,但黑色的音符工工整整地印在乐谱上,安迷修只觉得自己越看越晕。

  “这次弦乐团选曲这么难?!”雷狮对于《帕格尼尼第24号随想曲》并不陌生,他也曾在音乐会和学校里听过很多次,那首曲子给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节奏非常快,情感表达也很细腻,想要整首曲子欢快起来就必须要保证速度,同时也要让整首曲子的音保持颗粒状和弹跳度,这首曲子一般是拉小提琴很久的人才敢演奏的,普通的小提琴手根本连碰都不敢碰。

  “弦乐团一直这么变态。不过估计是因为有难度才能体现演奏者的实力吧。”安迷修合上乐谱,抬头叹了口气,“这首曲子拉10年小提琴的人都不怎么敢碰,更何况想要演奏好它需要多长时间的练习和经验。”

  说到这安迷修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扯出一个苦笑。晚上就是选拔赛了,而自己现在却依旧没有准备好该如何演奏选曲。

  这是雷狮第一次见到这样低落不安的安迷修,先前安迷修从没在自己面前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不论遇到什么都会报以微笑,据安迷修自己说这是因为信奉骑士道的原因,雷狮还为此吐槽过他太死板。

  但现在安迷修没有再像平时那样露出微笑,他的眉头紧锁着,瘦长有劲的手抓着乐谱的边缘,雷狮知道安迷修正在焦虑。
    
  不论是小提琴还是小号,音乐一旦学到一定的高度,你就会理解到音乐远远不止演奏出乐谱上的音符就可以,音乐包含着感情和感悟,它有血有肉,它是鲜活的。这也是为什么站在音乐巅峰上的人总是少数人,受到所有人的仰望。

  雷狮知道音乐不仅需要你努力的付出,更需要你自己对乐曲的感悟力。每年毕业季雷狮总能看见很多人痛哭着从学校的大门里走出去,他明白成为职业音乐家的是他们中很少一部分的人,自己有可能付出了很多,但未来只能做一个业余中吹小号吹得比较好的人。  

  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在学院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雷狮理解安迷修的心情,这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学院里每个准首席都有,包括雷狮也有。

  “那你练得怎么样了?”雷狮拍拍安迷修的背,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拉了回来。

  “也就那样吧,还是被丹尼尔老师说死板,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晚上就是比赛了……”安迷修垂下眼帘叹了口气,原本紧抓着乐谱的手慢慢松开了。

  雷狮莫名觉得有些同情安迷修,虽然自己在演奏华丽曲子方面感情一直很充沛,但他在吹抒情的曲子也遇到过和安迷修一样的迷茫。

  『不能看着安迷修这样下去。』雷狮的内心这么想,自己不论怎么说当年还曾被安迷修的演奏打动过。

  “那就听听我的演奏吧,让本大爷告诉你什么是音乐的魅力!”雷狮咧了咧嘴,露出一个自信狂傲的笑,他舔了舔嘴唇,举起了小号。

  看到雷狮嘴上的那抹笑,安迷修明白从这一刻开始,下面的舞台就属于雷狮了,这里就将变成他的音乐世界。

  雷狮演奏的是三大小号协奏曲之一,也就是胡梅儿的唯一一首小号协奏曲。整首曲子欢快明亮,音色圆润,很有跳跃性,尤其是那些跳音,听得安迷修感觉自己后背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这的确符合雷狮的演奏,华丽,张扬,雷狮把自己的感情带入到乐曲里面,这让听的人会不由自主的进入雷狮的音乐世界之中。

  『雷狮确实很厉害啊……』安迷修不禁这么想,尽管很早就听说并见证过雷狮的演奏,但果然每听一遍都能体会到他对乐曲不同的演绎。

  雷狮细长的手指在小号上弹跳着,他紫色的眼眸中跳跃着光芒,身子跟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摇晃着,显然投入了自己全部的感情,他在用自己的感悟去演奏这首曲子。
  安迷修承认那一瞬间自己沉浸在了雷狮的音乐中,小号嘹亮的声音响彻着整个排练厅,活泼明亮的跳音让安迷修的心情莫名舒畅了起来。

  一曲结束,安迷修情不自禁鼓起掌来,雷狮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喂,我说白痴骑士,本大爷的演奏看起来还真是能打动人心啊,嗯?”
  雷狮凑近了安迷修的脸,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近。安迷修被雷狮突然冒出来的脸吓了一跳,但看清了雷狮恶劣的笑,安迷修毫不留情地用手大力推开了雷狮的脸。

  “恶党,你这种人还真是不能表扬一下。”安迷修白了对方一眼,但转眼还是微微笑了笑,“不过托你的福我也稍微想明白了些,今天还是谢谢你了。”

  雷狮揉了揉被安迷修推开时留下红印的脸,走过去拍了拍安迷修的肩,“那你晚上加油吧,等着开首席会的时候碰见你啊哈哈哈。”雷狮轻轻挑起嘴角,拎起自己的乐器盒离开了排练室。

  看着雷狮自信地离开的背影,安迷修忍不住也露出了一个笑,『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自信啊……那我也要加油了……』
 
第二章   完
 

【雷安雷】extremely loud , incredibly close(1)

#乐团paro#
#雷总小号手,安哥小提琴手#
#私设较多#
#ooc属于我蛤蛤蛤#

“乐团首席选拔赛明日晚7点在音乐大厅举行……”公告栏的正中间贴着一张巨大的海报,明黄色的字体在所有海报中显得尤为明显。
  雷狮站在公告栏前看了一会儿,他一首提着装有小号的盒子,另一只手则紧紧拉着脖子上的围巾,努力不让多余的冷风钻进去。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地从他身后走过,并没有人停下来顾及这张显眼的海报,偶尔路过几个停下来的,也只是简单扫了一眼海报上的大字便离开了。
  就在雷狮再次扯紧了自己的围巾打算离开时,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身后传了出来。
  “恶党?”雷狮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安迷修,全学校只有他一个人敢叫自己这个名字,也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叫自己。
   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公告栏,“首席选拔赛……”看到这几个字后安迷修突然感觉自己的胃部猛地抽动了一下,紧接着心脏开始狂跳不停。
  “你要参加?”安迷修看向旁边的雷狮,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
  “当然,今天上课的时候就已经确定选曲了。”对于比赛这种东西,雷狮一直都抱有很大兴趣,更何况这种大型的选拔赛,“你不去?”
  安迷修抿了抿嘴唇,眼神里的光闪了一下就低落了下去,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雷狮对于安迷修的犹豫不决感到莫名其妙,用手肘碰了碰他问道:“喂,我说白痴骑士你今天怎么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发生什么了?”
  安迷修发现雷狮难得关心自己,这明明应该好好珍惜的事情,现在却一瞬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和雷狮解释了,安迷修只好草草地敷衍了一下,“没事,我还给再考虑一下,嗯……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加油。”
  语毕,安迷修便把手揣进兜里,低着头离开了。安迷修反常的表现以及没有随身带着心爱的小提琴让雷狮有些奇怪,雷狮张了张嘴想叫住安迷修,但想到安迷修欲言又止的样子,雷狮只好抿了抿嘴唇,扯了扯自己脖子上已经有些松了的围巾,也离开了公告栏前面。
 
  安迷修回到住处后脸已经被吹的生疼了,打开点火炉,坐在窗边往外看,路边的树被风吹得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这种天气仿佛下一秒雪就会洋洋洒洒地飘落。
  安迷修坐了下来,从旁边的书柜中抽出一张唱片,是《梦幻曲》,安迷修最喜欢的一首曲子,柔和抒情,梦幻又充满诗意,刚好符合安迷修自己的演奏风格。
  “你不能被选曲所限制。”安迷修的脑子里突然回响起了白天排练时丹尼尔对他说的话。
  每次一想到这句话安迷修就觉得脑袋有一种想要炸裂的感觉。安迷修信奉着骑士道,性格相对内敛,演奏大多以抒情的曲子为主,而对于节奏较快,充满活力和张扬的曲子的表达相对就弱了很多。偏偏这次选拔赛规定的曲目是《帕格尼尼第24号随想曲》,这是一首难度很高曲子,拨弦的地方很多,节奏欢快明朗,想要让每一个音保持颗粒状需要演奏者演奏技术十分高超,更重要的是演奏者需要把曲子的张力与欢快,以及低音部分细腻的感情表现出来。
  安迷修练习这首曲子时间很长了,在曲子的技巧方面大概可以做到让音保持颗粒状,曲子的情感表达方面很细腻,演奏者必须对曲子有自己的感悟,而安迷修在这方面做的并不出色,他知道自己的演奏有些死板,尽管技术没问题,但这样确实不能达到学院对首席要求的标准。缺少感情的演奏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演奏,安迷修明白这个道理。
  他听过很多位大师对《帕格尼尼第24号随想曲》的演奏,每个人演奏的风格不同,但无一例外他们的曲子里都融入了自己对乐曲的感悟。安迷修在技术方面和大师们差不了太多,但安迷修对乐曲的感悟没有大师的深刻和细腻,这也是安迷的演奏修和大的师演奏之间有巨大差距的原因。
   『大师与业余演奏者的区别是:前者对乐曲有很深刻感悟,并将它运用到了演奏中去;而后者只是死板地把每一个音符拉出来。』
  安迷修无力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决定重新享受音乐,不再去思考这些麻烦的问题,就在这时,手机接收短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安迷修感到有些烦躁,他扶着腰从躺椅上坐起来,打开手机,果不其然和安迷修预想的没错,是雷狮发来的短信:
    「白痴骑士你今天有毒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磨磨唧唧的,你还是不是骑士了?本大爷可懒得猜你心里想的什么!P.S明天的选拔赛一起去。」
  看到短信后安迷修表示自己很不厚道地笑了,雷狮那有些别扭的关心,以及霸道地拉上自己去参赛都还是他安迷修所熟知的样子,想到这里,安迷修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不论怎么说,自己还不是一个人孤单地去面对一切。
  然而问题还是存在的,安迷修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问雷狮如何演奏得更有张力,毕竟自己好歹还是个演奏能作为准首席的人,这种问题应该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而不是仅仅依靠问别人就可以得到结果的。
  安迷修又一次陷入了思考之中,这次不是短信声打断了他,而是他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接起了电话。
  “我说安迷修你他妈在干啥?!本大爷的短信都不回浪费我的感情是不是?!”雷狮暴躁的声音立刻从电话的另一头传了出来,安迷修无奈地扶了扶额头,脑子里顿时呈现出雷狮炸毛的样子。
  “没有……我在考虑呢……”安迷修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自己声音越来越没有底气。
  “考虑?参加比赛有什么好考虑的?”雷狮的声音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惊讶,显然他对于安迷修偶尔的犹豫感到莫名其妙。但雷狮也算是有脑子的人,他立刻回想起了白天安迷修去上了丹尼尔的课,“丹尼尔跟你说什么了?”
  面对雷狮直白的问题,安迷修觉得自己没办法再去逃避了,“他说我不能被选曲所限,但我担心我的演奏无法表达出要求选曲的感情……”也许是把心里的问题说出来有助于缓解自己的紧张,安迷修感觉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
  “就这个把你烦恼了这么久?安迷修你好歹还是准首席吧?你好歹还信奉着骑士道吧?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雷狮突然很想嘲笑一下这个平时果断的骑士,原来这个家伙也有软弱不决的时候。
  听到雷狮愤怒中带有一丝嘲讽的话后,安迷修莫名又烦躁了起来,他压了压怒火,“你不懂我在担心什么,雷狮。”
  “哦是么?那明天九点在排练室见,我可是很久都没听你拉过小提琴了呢。”雷狮嘴角轻轻挑起,他对于安迷修担心的演奏倒是十分好奇,毕竟安迷修是学院里很厉害的小提琴手,先前雷狮从未听他说过担心自己的演奏。
  “好。”安迷修想了想答应了下来,他想起自己也很久没有听过雷狮的演奏了,“对了,你带上你的小号吧,我也想听听你的演奏。”
  听到安迷修的请求,雷狮的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没问题,既然骑士大人都说了,本大爷当然愿意奉陪了。演奏曲目就是明晚的比赛的选曲如何?”
  安迷修就知道雷狮这种恶劣的人不会错过自己担心的部分,他咬了咬牙,“好,没问题。”
  “那就明天见啦,骑士大人~”雷狮特地强调了后面的四个字,安迷修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雷狮恶劣的笑容,他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
  “明天见,恶党。”安迷修觉得自己信奉着骑士道,还是有必要好好说再见的,不能和那个恶党一样恶劣。

未完待续……

这里九十九!第一次写文,如果有ooc还请多多见谅w有问题的或建议的话欢迎提出来w另外这里欢迎来勾搭√不要脸的求关注蛤蛤蛤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