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w

才能は开花させるもの
セソスは磨くもの!

『奇跡を起こしてこそのエ—スですよ!』
2018.8.22 五色工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

【及岩】只有我不知道的公开情报

只有我不知道的公开情报

——第一人称叙述

——青城的日常欺负后辈

——及岩only

  大家好,我是J,青叶城西排球部的一年级生。我很崇拜青城的副主将兼王牌的岩泉一前辈,因此放弃了去乌野,选择加入了青城排球部。然而在加入青城后,我才渐渐发现这里有只有我不知道的公开情报。

  “混蛋川!快滚过来训练!”随着岩泉前辈的一声怒吼和大力扔出的一个排球精准地砸到了及川前辈的后脑勺上,我们新一天的部活开始了。

  “啊好痛!小岩不要这么暴力啊!嫉妒是很丑陋的哟!”及川前辈边揉了揉后脑勺,边冲站在体育馆门口的女生们抱歉地摆了摆手,“抱歉小岩在叫我啦,试吃饼干就下次吧~”

  “一如既往地公开放闪啊……我替那些女生默哀一秒。”花卷前辈推着球车走过来时,对正在挂球网的松川前辈说。

  松川前辈对此无奈地耸了耸肩,没停下手里的动作,“要是那帮女生知道了,及川肯定会掉一堆粉的,嘛,反正岩泉也没说什么,我们也习惯了,就这样吧。”

  等等,这个对话是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懂。我的内心浮现出了许多个问号:谁在放闪?为什么要替那些女生默哀?岩泉前辈没说什么?花卷前辈和松川前辈习惯了什么?……无数个疑问从我的心底涌上来,我决定先问问我旁边和及川前辈比较熟的金田一。

  “金田一,花卷前辈和松川前辈刚才在说些什么啊?”

  “你不知道吗?”金田一露出了有些吃惊的表情,但想想后,自言自语道,“哦对,你上次聚会没去……”

  金田一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后半句一个字也没听见,于是我凑过去问:“你说什么?后半句我没听见啊。”

  “啊啊没什么,你不知道就算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好了好了,快点开始练习吧!”金田一搪塞给我一个回答后跑远了。

  “什么嘛……”我不满地撇了撇嘴,叹了口气后,走到发球线附近,开始今天的练习。

  我的脑子里持续盘旋着刚才花卷前辈和松川前辈的话,导致进行的几番发球练习不是很在状态,球频频下网,国见走过来问我:“你怎么了?”

  “啊没什么事,就是很好奇刚才花卷前辈和松川前辈说咱们部里有人放闪,是谁啊?”我忍不住还是问了国见。

  国见听后,难得地皱了皱眉头,问了和刚才金田一问的一样的话“你不知道吗?”

  “什么不知道?”我开始怀疑金田一和国见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但又觉得一个排球部里也没什么秘密,想来想去都觉得很奇怪。

  “你上次聚会是不是没来?”国见又问我。

  “是啊,上次家里有事就没去。”我有些疑惑,“怎么了吗?”

国见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笑(虽然和平时的表情没什么区别),“那你不理解很正常了。不过我也没法解释这件事,也许你可以去问问矢巾前辈,他应该能解释清楚。”

  面对国见给出的模棱两可的答案,我有些烦躁,但是又不好继续追问,只好暂且作罢。

  过了一会儿的扣球练习,我和矢巾前辈在一组,趁着休息的功夫,我走到矢巾前辈旁边,问:“矢巾前辈,花卷前辈和松川前辈说咱们部里有人放闪,是谁啊?”

  矢巾前辈听了我的话后,竟然问了和金田一、国见一样的问题“你不知道吗?”然后露出了一脸吃惊的表情。

  “是的,我不知道。”我无奈地又回答了一遍相同的问题,这次我确定青城排球部里一定有只有我不知道的公开情报了。

  矢巾前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了转眼珠,转脸露出了一个轻浮的笑:“既然你不知道,不如去问问及川前辈吧~他消息超灵通的哦~”

  什么嘛,又让我去问别人……我在内心狠狠地吐槽了矢巾前辈一番后,也只能采纳他的建议,决定一会儿一定要好好地问问及川前辈,一定要把答案问出来。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一会儿的指导练习的空当,我跑到及川前辈的旁边,问:“及川前辈,刚才花卷前辈好松川前辈说咱们部有人放闪,说的是谁啊?”

  及川前辈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声音有些发颤地问我:“J酱你刚才问什么?”我注意到身后的金田一、矢巾前辈、花卷前辈、松川前辈等人都好像在一边憋笑一边看向我这边,甚至国见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我更摸不着头脑了,我就缺席了一次聚会,为什么感觉我已经和大家的世界脱轨了呢?还有矢巾前辈那副看笑话的脸,真的很让人不爽,虽然比花卷前辈要笑出声的感觉好一点吧。

  “花卷前辈和松川前辈刚才说有人在咱们部里放闪,我想知道是谁,但是没人告诉我,所以就来问及川前辈了。”我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这已经不知道是我今天第几次问一个相同的问题了。

  及川前辈听到我这个问题后,脸上露出了比他第一次见识乌野的日向和影山的怪人快攻还惊讶的表情,“J酱你不知道吗……”及川前辈问出了我几天第n次听到的问题。

  “是的,我不知道,所以还请您赶快告诉我到底是谁。”我内心的烦躁即将到达顶点,他们一个个到底在瞒着我什么啊?

  “噗……”及川前辈很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接着他冲不远处的岩泉前辈喊了一句:“可爱的小岩!我们亲爱的后辈J酱有问题要问你哦!”

  我对岩泉前辈很崇拜,自然不愿意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去打扰他练习,于是我赶忙说:“不用了,及川前辈告诉我就好了,不用麻烦岩泉前辈了……”

  没等我说完,岩泉前辈已经走了过来,先是敲了及川前辈的脑袋一下,说:“把那个前缀给我去掉,垃圾川。”然后转头问我,“J,有什么问题吗?”

  “诶……”一时间我竟有点儿结巴,想问的问题就在嘴边,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这时及川前辈在我耳边悄悄说:“J酱就安心地去问小岩吧,小岩对后辈超nice的,你问的话他肯定会告诉你的~”

  听了及川前辈的话后,我有了点儿信心,于是抬起头,问:“岩泉前辈,刚才花卷前辈和松川前辈说咱们部里有人放闪,我想知道是谁。”问完问题后,我甚至有点儿不敢看岩泉前辈,我知道他一定会告诉我答案,但是我也有点儿担心这个答案超出我的意料。

  岩泉前辈的脸突然有点儿红,他抿了抿嘴,像是在组织语言一样。旁边的及川前辈貌似很开心的样子,拍着岩泉前辈的肩膀说:“小岩快回答人家啦,后辈可是很好奇这个问题哒~”

  岩泉前辈红着脸狠狠地瞪了及川前辈一眼,然后转过脸来,深吸了一口气,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应该是我和及川吧……我们正在交往……下次会注意的……”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明白了为什么金田一、国见、矢巾前辈、花卷前辈、松川前辈、及川前辈以及青叶城西排球部除了我和岩泉前辈以外的所有人,都在刚才忍不住笑出声了。

  今天的我,也终于知道了青叶城西排球部里那个只有我不知道的公开情报了。

the end

——感谢阅读w比心

 

以下是阿九的废话:喜欢了及岩很久,终于产出了自己的第一篇!这个暑假认识了很多及岩圈的小伙伴,安年、麦叶、松落、圈酱、犬示、s君、biro酱……很开心能认识大家,同时也想着自己也要有点儿产出之类的,于是就有了这篇cp意味不是很浓的欢脱日产向短篇~希望没有ooc,也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吧~我会继续努力哒~谢谢你们!

在池袋的animate买了这个本,貌似是二传手们交换身体的故事,看懂了一部分,想知道有汉化么?或者有没有好心的太太来汉化一下,故事非常有趣w

!!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