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w

理想是用故事打动人心。
现实是……一条咸鱼。

【雷安雷】extremely loud , incredibly close(1)

#乐团paro#
#雷总小号手,安哥小提琴手#
#私设较多#
#ooc属于我蛤蛤蛤#

“乐团首席选拔赛明日晚7点在音乐大厅举行……”公告栏的正中间贴着一张巨大的海报,明黄色的字体在所有海报中显得尤为明显。
  雷狮站在公告栏前看了一会儿,他一首提着装有小号的盒子,另一只手则紧紧拉着脖子上的围巾,努力不让多余的冷风钻进去。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地从他身后走过,并没有人停下来顾及这张显眼的海报,偶尔路过几个停下来的,也只是简单扫了一眼海报上的大字便离开了。
  就在雷狮再次扯紧了自己的围巾打算离开时,一双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身后传了出来。
  “恶党?”雷狮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安迷修,全学校只有他一个人敢叫自己这个名字,也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叫自己。
   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公告栏,“首席选拔赛……”看到这几个字后安迷修突然感觉自己的胃部猛地抽动了一下,紧接着心脏开始狂跳不停。
  “你要参加?”安迷修看向旁边的雷狮,用不太确定的语气问道。
  “当然,今天上课的时候就已经确定选曲了。”对于比赛这种东西,雷狮一直都抱有很大兴趣,更何况这种大型的选拔赛,“你不去?”
  安迷修抿了抿嘴唇,眼神里的光闪了一下就低落了下去,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雷狮对于安迷修的犹豫不决感到莫名其妙,用手肘碰了碰他问道:“喂,我说白痴骑士你今天怎么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发生什么了?”
  安迷修发现雷狮难得关心自己,这明明应该好好珍惜的事情,现在却一瞬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和雷狮解释了,安迷修只好草草地敷衍了一下,“没事,我还给再考虑一下,嗯……那我先回去了。明天加油。”
  语毕,安迷修便把手揣进兜里,低着头离开了。安迷修反常的表现以及没有随身带着心爱的小提琴让雷狮有些奇怪,雷狮张了张嘴想叫住安迷修,但想到安迷修欲言又止的样子,雷狮只好抿了抿嘴唇,扯了扯自己脖子上已经有些松了的围巾,也离开了公告栏前面。
 
  安迷修回到住处后脸已经被吹的生疼了,打开点火炉,坐在窗边往外看,路边的树被风吹得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这种天气仿佛下一秒雪就会洋洋洒洒地飘落。
  安迷修坐了下来,从旁边的书柜中抽出一张唱片,是《梦幻曲》,安迷修最喜欢的一首曲子,柔和抒情,梦幻又充满诗意,刚好符合安迷修自己的演奏风格。
  “你不能被选曲所限制。”安迷修的脑子里突然回响起了白天排练时丹尼尔对他说的话。
  每次一想到这句话安迷修就觉得脑袋有一种想要炸裂的感觉。安迷修信奉着骑士道,性格相对内敛,演奏大多以抒情的曲子为主,而对于节奏较快,充满活力和张扬的曲子的表达相对就弱了很多。偏偏这次选拔赛规定的曲目是《帕格尼尼第24号随想曲》,这是一首难度很高曲子,拨弦的地方很多,节奏欢快明朗,想要让每一个音保持颗粒状需要演奏者演奏技术十分高超,更重要的是演奏者需要把曲子的张力与欢快,以及低音部分细腻的感情表现出来。
  安迷修练习这首曲子时间很长了,在曲子的技巧方面大概可以做到让音保持颗粒状,曲子的情感表达方面很细腻,演奏者必须对曲子有自己的感悟,而安迷修在这方面做的并不出色,他知道自己的演奏有些死板,尽管技术没问题,但这样确实不能达到学院对首席要求的标准。缺少感情的演奏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演奏,安迷修明白这个道理。
  他听过很多位大师对《帕格尼尼第24号随想曲》的演奏,每个人演奏的风格不同,但无一例外他们的曲子里都融入了自己对乐曲的感悟。安迷修在技术方面和大师们差不了太多,但安迷修对乐曲的感悟没有大师的深刻和细腻,这也是安迷的演奏修和大的师演奏之间有巨大差距的原因。
   『大师与业余演奏者的区别是:前者对乐曲有很深刻感悟,并将它运用到了演奏中去;而后者只是死板地把每一个音符拉出来。』
  安迷修无力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决定重新享受音乐,不再去思考这些麻烦的问题,就在这时,手机接收短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安迷修感到有些烦躁,他扶着腰从躺椅上坐起来,打开手机,果不其然和安迷修预想的没错,是雷狮发来的短信:
    「白痴骑士你今天有毒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磨磨唧唧的,你还是不是骑士了?本大爷可懒得猜你心里想的什么!P.S明天的选拔赛一起去。」
  看到短信后安迷修表示自己很不厚道地笑了,雷狮那有些别扭的关心,以及霸道地拉上自己去参赛都还是他安迷修所熟知的样子,想到这里,安迷修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不论怎么说,自己还不是一个人孤单地去面对一切。
  然而问题还是存在的,安迷修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问雷狮如何演奏得更有张力,毕竟自己好歹还是个演奏能作为准首席的人,这种问题应该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而不是仅仅依靠问别人就可以得到结果的。
  安迷修又一次陷入了思考之中,这次不是短信声打断了他,而是他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安迷修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接起了电话。
  “我说安迷修你他妈在干啥?!本大爷的短信都不回浪费我的感情是不是?!”雷狮暴躁的声音立刻从电话的另一头传了出来,安迷修无奈地扶了扶额头,脑子里顿时呈现出雷狮炸毛的样子。
  “没有……我在考虑呢……”安迷修自己都能感觉出来自己声音越来越没有底气。
  “考虑?参加比赛有什么好考虑的?”雷狮的声音丝毫没有掩饰他的惊讶,显然他对于安迷修偶尔的犹豫感到莫名其妙。但雷狮也算是有脑子的人,他立刻回想起了白天安迷修去上了丹尼尔的课,“丹尼尔跟你说什么了?”
  面对雷狮直白的问题,安迷修觉得自己没办法再去逃避了,“他说我不能被选曲所限,但我担心我的演奏无法表达出要求选曲的感情……”也许是把心里的问题说出来有助于缓解自己的紧张,安迷修感觉自己说完这句话后心里突然平静了下来。
  “就这个把你烦恼了这么久?安迷修你好歹还是准首席吧?你好歹还信奉着骑士道吧?这有什么好担心的?”雷狮突然很想嘲笑一下这个平时果断的骑士,原来这个家伙也有软弱不决的时候。
  听到雷狮愤怒中带有一丝嘲讽的话后,安迷修莫名又烦躁了起来,他压了压怒火,“你不懂我在担心什么,雷狮。”
  “哦是么?那明天九点在排练室见,我可是很久都没听你拉过小提琴了呢。”雷狮嘴角轻轻挑起,他对于安迷修担心的演奏倒是十分好奇,毕竟安迷修是学院里很厉害的小提琴手,先前雷狮从未听他说过担心自己的演奏。
  “好。”安迷修想了想答应了下来,他想起自己也很久没有听过雷狮的演奏了,“对了,你带上你的小号吧,我也想听听你的演奏。”
  听到安迷修的请求,雷狮的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了,“没问题,既然骑士大人都说了,本大爷当然愿意奉陪了。演奏曲目就是明晚的比赛的选曲如何?”
  安迷修就知道雷狮这种恶劣的人不会错过自己担心的部分,他咬了咬牙,“好,没问题。”
  “那就明天见啦,骑士大人~”雷狮特地强调了后面的四个字,安迷修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雷狮恶劣的笑容,他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
  “明天见,恶党。”安迷修觉得自己信奉着骑士道,还是有必要好好说再见的,不能和那个恶党一样恶劣。

未完待续……

这里九十九!第一次写文,如果有ooc还请多多见谅w有问题的或建议的话欢迎提出来w另外这里欢迎来勾搭√不要脸的求关注蛤蛤蛤w

评论(5)

热度(22)